《成为真正合格的绘画老师,我经历了12年》

12年前,带着一股热情进入了教育行业;12年后,我执着我的选择。

12年前,带着一股热情进入了教育行业;12年后,我执着我的选择。

12年前,讲台是我的最大的“战场”;12年后,讲台是我最享受的地方。

12年前,面对学生我羞涩无比不敢张口;12年后,面对学生我风趣幽默谈笑自如。

12年前,面对家长我胆怯不自信;12年后,面对家长我指导有方侃侃而谈。

12年历练,12年体验,12年实践,12年坚守如一,12年我已蜕变。

闭上眼,依然会看到那个泪眼蒙蒙的小男孩,只因绘画课上画了一只和我不一样的大公鸡,我责怪,我批评,是谁让你把羽翼艳丽的大公鸡画成了满身漆黑的“大乌鸦”?你为什么不听话……一连串的“负责任”教导毫不留情的丢给孩子!只见他低下头,眼泪在转,三堂课后,他再也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而我却不已为然,认为他离开是他最大的损失,他离开是因为他无法适应我“严格”的教学。我依然为我自己的认真负责而沾沾自喜,我骄傲我是一名遵循教学目标的、合格的绘画老师。

请问:我负责吗?我合格吗?我倾听孩子的心声了吗?我尊重孩子的想法了吗?绘画课上我是唯一的标准吗?

再请问:喜洋洋可爱吗?灰太狼很萌吗?功夫熊猫很灵敏吗?海绵宝宝会说话吗?蓝猫很有学问吗?小黄人的眼睛特别吗?

如果你的答案和我一样:是!我想说,这就是想象与创意的力量,如果我们以像与不像来衡量绘画标准,以成人的常规眼光来评判绘画的好坏,那我们就是在培养只懂技术的小画匠,而扼杀了原本属于孩子的想像与创造,我们夺走了孩子绘画的快乐!

闭上眼,如果我再次遇到那个小男孩,我会问,我会听,你为什么把羽翼艳丽的大公鸡画成了满身漆黑的“大乌鸦”?你能讲讲创意的故事吗……我会认可他,我会鼓励他,我会帮助。三堂课后甚至三年后,他也许是成为一个有创意的绘画小天才。

也许你会问,一个绘画老师,教会孩子画一幅家长满意的画就功德圆满了,为什么要在课堂上讲故事、做游戏、讲道理、谈心、启迪?这不是割裂了绘画课堂吗?

而我却要大声的说:这才是教育,美字、美画、美心、美德是我们最高的追求。通过书画的教育涵养孩子的心性,通过书画教育塑造孩子的德行。

12年前,我自认为“合格”;

12年后,我真正合格!

——神墨书画研究院院长田田老师

发表评论